《爸爸去哪儿》“高冷”康康不介意爸爸胡军偏爱姐姐

2015年9月1日讯,湖南卫视亲子真人秀《爸爸去哪儿》从第一季开始邀请胡军,到第三季,他终于带着小儿子康康参加录制。节目播出后,观众给这对父子编排了各种绰号,有趣的是,颇有个性的康康被称为“康总”、“霸道总裁”,而一贯在荧屏上以硬汉霸气形象示人的胡军倒成了儿子的“小助理”和“带刀四品贴身侍卫”。显然,胡军得到的印象分和好感度远不如儿子,接受采访时,胡军坦言到目前为止,每次录制都是在紧张和担心中度过的,如果给自己当爸爸的表现打分,他毫不犹豫地说:不及格。

 

借上节目改变父子关系

《爸爸去哪儿》筹划之初,就把家有俩娃的胡军列为邀请对象,接连邀请三年才说动他。胡军解释:“这个节目很火,让大家开始关注孩子的教育和成长是一件很积极的事情。但我一直不想让孩子过早地接触娱乐圈,我有一种‘怵’的心态在里面,也觉得没有必要把孩子拎出来给大家看。”最后,促成他带小儿子康康参加节目的是大女儿的一句话,“九儿看着我的眼睛对我说,‘爸爸你知道吗,现在弟弟特瞧不起你,他很嫌弃你,你没看出来吗?’”

女儿的话让胡军反省自己和儿子的关系,“他是嫌弃我,连我开车他都嫌弃。老是说:‘爸你会开车么?能不能开稳点。没必要这么快吧。’我倒车的时候,他又说:‘你小心点啊别撞着了。’全是这种嫌弃的感觉。然后就是害怕,他怕我,只有我在家里能惩罚他,而且曾经惩罚的挺狠。我觉得我说句话对于他而言是管用的,但这其实是一种害怕。” 经过一番反省,胡军意识到,平时生活中忙于拍戏,休息时也是在家呼朋引伴,陪伴儿子的时间实在太少了。他分析,因为对女儿采取很温柔的教育方式,对儿子则是常常采用强硬的态度,久而久之与儿子之间产生了隔阂,“其实,上这个节目对我最有意义的是给我一个机会,强制性的让父子呆在一起。如果说我来有什么目的的话,那就是上完这个节目,我跟康儿可以真正的互动起来,不是因为害怕,而是有那种真挚的交流。我跟儿子的关系必须要有一些改变了,刻不容缓!”

给自己打分不及格

节目已经播出过半,胡军坦言至今没能放松下来,一直在紧张和担心中度过。“他颇有感触地说:“真的,我相信这次完全地改变了观众看我片子中的那些形象,以前那种感觉,我还真不是一个硬汉老爸。”录完三个地方,胡军给自己打分:“到现在还是属于及格状态,比如做饭也好,对孩子的照顾也好,我经常也就是得过且过,总是想,反正男孩子,没必要细致,他不刷牙就不刷牙,我也不刷牙,没事,走!我是一没有经验,二随着性子来。”

在观众看来,胡军和康康是非常传统的中国父子关系,父亲很关爱儿子,但表现得非常内敛,这是十足的大男子主义教育方式。儿子和父亲相处时表面一一副幅满不在乎的样子,但节目中的很多小细节能看出康康非常在乎父亲的肯定。胡军坦言,自己一直以来的教育观念是:女儿得好好养着,男孩就糙点,多些磨练,不能给他优越感。“在家里,爷爷奶奶都非常宠爱康儿,而我往往站出来扮黑脸。男孩子如果像我女儿那样天天腻在我身上,我就觉得不对了。我上大学的时候我爸爸还揍我了,我们那个年代是不打不成材。”他对儿子惩罚得最严厉的一次是关小黑屋,回忆起那次:“这孩子犯脾气不好好吃饭,瞎嚷嚷,我就说别管他,爱吃不吃!然后他就拿彩笔把家里皮沙发、布沙发全部画了一遍,我这必须得管了!那次对他是挺狠的,把他关在小书房里,让他坐在椅子上背着手,还没让他吃晚饭,大概关了有两个小时。”

虽然意识到自己和儿子的关系需要改变,但胡军并不认为这种教育方式有错,他有自己的一番道理。胡军说:“关小黑屋这件事我没什么反思的,那是我最直接的反应。我在家是非常民主的,但是一个家庭里面肯定要有大男人主义的角色,像这种得罪人的事还是让我来演吧。”

儿子“高冷”只对自己

康康在节目中高冷范儿十足,被观众称为“霸道总裁”,还收获了一票粉丝。胡军则忙着给儿子“上课”:“我跟他说不要听别人叫你康总,你就认为自己是康总、康哥了。你还是一个孩子,你要认清这些东西,别以为自己了不起了。他也认同我的看法,说这都是噱头。”而节目之外,生活中的康康其实只对爸爸一人“高冷”。胡军经常邀请朋友到家里做客,康康非常热情,每次就像个服务员一样,招呼所有人吃饭,给大家拿烧烤,“然后那班朋友都对我说,‘你别让康儿干这么多了,我们都不好意思吃了。’我说,‘不是我让他干的,是他自己主动这么做的。’朋友就又劝康康,‘我们都吃了,你别忙了,你累不累呀?’,他说:‘不累、不饿,你们先吃。’”

胡军认为,儿子外冷内热的性格是天生的,并不是培养出来的。“我觉得在康儿身上更多的是天性,比如他的高冷啊,比如他的不合作啊,只要自己能解决坚决不向人张嘴,甚至不向人伸手,这都是他自身带来的东西。”在家中除了胡军一个人凶康康,所有人都宠他,围着他转,但在节目里,康康的表现完全不是那种被过度溺爱的孩子所惯有的唯我独尊。最让胡军惊喜的是发现儿子很能吃苦,还能苦中作乐;而最让他感动的是,康康心中那份含而不露的深沉情感。“比如首期节目抢凳子比赛中,康康失利后抱着我偷哭,我突然感受到身为父亲的存在感;还有一期节目录完了我找不到他,就急了。节目组的人和我说他在村口,去送老军人了,挺让我惊讶的。”

所以,胡军认为自己的教育还算成功,今后也不打算改变。他承认对女儿偏心、溺爱确实不对,“但是作为父亲,真的一点辙都没有,我想改来着,最后我放弃了。九儿对我的眼神,那就是冰块遇到了火啊。九儿犯错的事情,我会跟她娓娓道来,康儿犯错的事情那就直接训了,肯定会埋下一些误会。我承认我偏心,但康康太爱他姐姐了,我对九儿的那种偏心,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没往心里去,起码面子上他无所谓。”

 

来源:北京晚报-北晚新视觉网 记者:金力维